博客首页  |  [苏明]首页 

苏明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苏明  >  苏明评论
【苏明评论】中共是真正的万恶之本

46850

 近几年不断的听到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同胞们说,共党在实行人性化的管理,发布的政策也是人性化政策,对待人民也人性化了,处理问题也人性化了,由于听到了太多的人性化的说法,不得不令人怀疑这究竟是赞扬的话,还是在讽刺挖苦或者就是干脆在骂大街。

人的社会就是人性的社会,在人性的社会里大谈人性化,那就只能说明人性泯灭了,一旦发现在某件事情上还残留着一丝人性的时候,便感到惊诧不已,一种似曾相识但又久违了的模糊情感被触及了,似乎自己感到被高看了,地位提高了,感觉不一样了,知道这是人性的体现,心里感觉很舒服,于是就像大赞四个现代化一样去大赞人性化了。是个人就有人性,区别在于人性充实或缺失的不同。我们总不能去夸赞一位品行端正的人是人性化的人,但我们可以去痛斥人性缺失的人是畜生。

如此看来人只能分为两种,一类是人,另一类是兽性化了的人。中国大陆地区的人民长期受着兽性化了的共党匪类们的统治,长期处在奴隶和蝼蚁的地位上,人民开始觉悟了,共党的统治就摇摇欲坠了,这就迫使着共党在表面上不得不假装收敛一点匪性,假装做出一点仁义道德的举动,为的是苟延这个政权,但在骨子里其兽性匪类的本质是依然不变。

兽性匪类是无人性的,如果他们也能多少表现出一点人性化的话,那是好事情,表明他们是翻然悔悟、改邪归正,虽然不能成为好人,但也不失其为人。共党却完全不同,在历史上共党是恶行累累,在现行上就更甚。假如共党表现出了一丝的人性化,那就是必然的又是一个骗局。

前几年听到了一些大学生们其中也包括博士、硕士们,在大谈要去追求人生自我价值,殊不知生而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你的全部价值,人只要在一生中去体现做人的价值。庄子曾经说:人生有三大乐事,生而为人,一乐也;生而为男,二乐也;人生九十,三乐也。

两千多年前的庄子就懂得了生而为人就是全部的价值所在,比任何动物不同的是,动物只属于他们的活动,对于天地之间的这个社会是只能起破坏作用。生而为男的乐取,就在于男人能够肩负其更多的社会道义、良知和公正的职责,推动人类的历史前进和文明的进步。

这里所体现的那就是付出、责任和义务,至于能否活到九十岁,那确实是不太容易的事,但是因为自己立身正,人品无愧,一生的所想、所说、所为可以使他人受益,且对社会有所贡献,感到自己力所能及的完成了一生的使命,这就是第三乐。倒也无所谓三世四世同堂,一生为心无愧便是大乐。

八月的二十八日,西方的各主要电视台都播出了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一个六岁小男孩被陌生人挖去了双眼的行为,令世界震惊,干出了这种事情的人已经不是人了,如果说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天生就是兽性而无人性的话,确实又令人很难相信。

一个人无人性到了这个地步上只能说是后天的影响,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虽说这种话让人听上去感到不舒服。可是古今中外推翻坏政府的却是人民,但是人民之中也有一些人是好的不学专学坏的,这就是后天的坏影响所造成的结果。

共党当政六十多年,使上亿国民们无辜的惨死,共党不但不承担责任,反而还一贯正确;活活饿死了几千万民众,但却宣布没有饿死一个人;明明调动军队对国民们开枪屠杀,却说没有一个人被打死;明明在扒房圈地、抢劫民财,造成了几千万的冤民,却非要说中国人民幸福了。

在这种后天的环境下,当然会使一些人泯灭掉人性、天良,变得兽性十足。固然这个人犯了十恶不赦的罪行,但是误人子弟的共党们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本。作为人在道义和良知问题上有一条无法逾越的底线,例如叙利亚政府对人民的反抗使用了化学武器,造成了几千妇女儿童被毒死。

联合国立即派出了调查组证实了化学武器确实是被使用过。许多国家的政府正在计划,如何更严厉的制裁叙利亚政权,对人民犯下这种罪行。唯有中国大陆上的共党政权反对制裁,提出要以外交方式解决问题。犯下了杀害人民的罪行不可以惩罚,而要以外交方式去慢慢的劝说,共党对中国人民又何如此的温文尔雅过呢?

这对于稍微有些独立思考的能力的中国人来说,不能说这不是个警惕。前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用武装直升飞机向抗议的人群发射导弹,共党是支持的,这次叙利亚政权用化学武器杀害妇女儿童,共党又是支持的,那么共党又是如何对待中国人的呢?

前不久,欧盟执行委员会公布的对外援助的年度报告,在报告中说,每年对外援助的金额都是平均占到了欧盟国家预算的百分之九,二零一二年欧盟和欧盟国家总共支出了五百五十二亿欧元的援助经费,而这笔经费是用在了非洲的一些个干旱国家的水利工程和缺粮国的粮食援助上。

仅二零一二年就改善了四十九个国家的五千九百万人的生活条件,并且还间接的帮助了九千三百万人在医疗卫生、疫苗接种和农业生产训练等等方面,还帮助了七百万名发育不良的儿童,花了一点五亿欧元支持缅甸的民主改革和用在了健康、教育和难民们的身上。

报告中宣布二零一三年欧盟执行委员会对外援助的金额是一百三十八亿欧元,加上欧盟各国支出的对外援助的总额将超过二零一二年。欧盟共有二十多个国家,总人口四亿多,去年全年欧盟是仍然深陷于债务的危机之中,但却拿出了五百五十二亿欧元去无偿的帮助近两亿生活在贫困中的各国人民。

比较一下中国大陆,十六亿人口据说是强大了,可是却有接近六亿人口生活在每天收入不足一点二五美元的贫困线一下,一点七亿中国人患有心理和精神的疾病,一点三亿的中国人带有乙型肝炎及症状,六千多万的伤残人员,一千万艾滋病患者,百分之七十的人每天喝着严重污染的水,四分之一的人应就业但却没有工作。

共党们倒是都成了亿万富翁,甚至是几十亿美元的大富翁们,又有谁拿出家产的百分之九去帮助中国人呢?几个月前,一个国际组织发布了一份世界各国外逃资金的调查报告,报告中说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一年的十年间,总共有六万亿美元的外逃资金,中国大陆的外逃资金是二点七三万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一。

这二点七三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那就是接近二十万亿人民币,如果拿出其中的百分之九,也就是一点八万亿元人民币,就足以使中国人享受两年的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了。早有传言说,薄熙来把六十亿美元的资产转移去了外国,但在对他的起诉中,仅提到是两千多万元人民币的受贿。

习近平喊叫着大老虎,原来是把贪污的大老虎变形成了硕鼠,以此向全体民众表白共党是清廉的,共党团伙内没有贪污的大老虎,一个政治局委员受贿两千多万,共党都要起诉他,如果再有人说共党贪污腐败,那纯属是子虚乌有,甚至可以说他是造谣污蔑。

近日,黑龙江和吉林两省是洪水泛滥,淹没了城镇,共党说是天灾,一场十几二十公分的雨竟然让平地积水两、三米深,这就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了。共党建造了八万九千多座水库,尤其在近三十多年的贪腐高峰期,所有的工程可以说都是豆腐渣工程,所谓的天灾其实就是对人民揭露了贪腐的这个罪恶。

水库坍塌了,堤岸崩溃了,才造成了平地几米深的水。有识之士们说出了这个真相,于是就被逮捕了,罪名就是造谣污蔑。在腐败这个问题上也是同样的道理,共党们喊一喊反腐败是可以的,但国民们在反腐败这个问题上千万不要太认真,否则就会面对着造谣污蔑的指控。因为共党不但一贯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且还一贯的正确,至于民众是否相信这些鬼话,那是民众们的事情。共党自己却是一贯这么认为的。

两、三个月以前,国际上出现了李克强经济的说法,认为李克强会改变共党多年以来的借钱投资、刺激经济的做法。有迹象表明,李克强确实是打算要这么做,但是在众多的既得利益团伙的抵制和反对之下,李克强也只能回到继续加大国债和巨量钞票印刷的老路上去了。

借债从来不是件好事,借债投资但却又收不回成本,就更是件倾家荡产的坏事,明知道这是一条死路,但还是要往死路上走。毛泽东曾经提倡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又宣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道是条死路也要走到死,这既不是革命更与大无畏精神无关,只能说是破产崩溃后的自杀行为。共党自杀了,国民们是同意的,但是共党想拉着国家和国民们一同走向自杀之路,这就要看国民们是否同意了。

八月的下旬,新的一轮的借贷投资加快城镇化建设的刺激经济计划又拉开了序幕,共党的发改委下属的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课题组,近日发表了一份报告,在报告中说,共有十二个省会级的城市要建设新城和新区,平均每个省会级城市要建四点六个新城市,另有一百四十四个地区级城市,平均每个城市要建设一点五个新城镇。这就是说,共党又在建造二百七十多座新的城市,那么每个新城市将会有多大呢?

八月的二十五日,共党的喉舌报导,陕西省延安市启动了一项规模为七十八点五平方公里的新城建设,这项工程包括要铲平三十三座山头,总投资是超过一千亿元。这就是说又有两万平方公里的新城镇即将出现了。任何一座城市、一个乡镇、一个村庄的出现都是根据人们生产生活的需要自然而然的出现和形成的。

中国是个农业国,在过去的三千年中,出现的城镇面积是一点五万平方公里,这里有历朝历代新兴的城市,更有历朝历代破产消失的城市,有的保留了遗址,有的就变成了贸易的小集镇。曾经统治中原六百多年的商朝首都是朝歌,但是在一两千年前,这座城市就消失了,现在是属于河南省的祁县。

另外的例子那就是新疆,在唐朝,新疆境内共有大大小小一百多个国家,由于气候的变迁,这些国家都逐渐的消失了。天下一切东西的出现都是由于人们的需要才出现的,而不是为了追求GDP,所谓的改革三十多年,共党建造的新城镇面积是二点八万平方公里,几乎是过去三千年的两倍之多。

李克强又将再建造两万平方公里的新城镇,一个国家要想成为城市化的国家,必须首先具备两个条件,第一,那就是农业的高度的现代化,以美国为例,早在三十多年前,美国的一个农民的收获可以供养四十九个人一年的消费。而在中国大陆直到今天,两、三个农民的收获仅能供养一个人,尤其一个十六亿人口的国家,每年需要购买上亿吨进口粮食,这就意味着三分之一的中国大陆人口是依靠着进口粮食活着的。

上个世纪共党喊叫了二十年的农业现代化,显然至今农业也没能够实现现代化。再者,中国是个多山的国家,平原的面积不过占到总面积的百分之三十,其中还包括着戈壁滩和不断扩大的沙漠面积。在有限的可耕种的土地上兴建城市,十六亿人吃什么呢?

第二,城市的出现是根据一个国家的高科技和工业化的程度而出现的,新城市或许是高科技的研究中心,这就像美国的硅谷,或许是大工业的中心,江苏省的无锡市,在春秋时期由于发现了锡矿,曾经是一个热闹的工业中心,活跃了四百年。到了战国时期,锡矿枯竭了,人们就离开了,那里就仅仅变成了一个小村庄,到秦国的王翦代兵灭了楚国,路过这里的时候给这个村庄起了个名字,就叫无锡,直到汉朝才出现了无锡县。

上个世纪共党同样喊叫了二十年的科技现代化和工业现代化,同样这两个现代化至今也没有实现。为了城市化而城市化,为了GDP而城市化,扒房圈地已经制造出了几千万个冤民,这是古今中外在城市建设中绝无仅有的,再加上科技和工业的极端落后,新的城市的居民们没有工作,他们的宝贵的农业经验就无用武之地,可中国大陆的粮食始终是个大问题。

前不久有人说,苏共解体,俄罗斯很惨,殊不知,苏共统治了七十多年,粮食始终是个大问题,苏共倒台十年以后,俄罗斯就成为了世界上十大粮食出口国之一,看起来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的人民吃饭就成了问题,而且饿死人的大饥荒都发生在共产国家里。估计李克强也知道,最不坏的经济体系那就是自由市场经济,但这是要在宪政、民主、人权、自由的政治制度下才能实现的。共党至今仍然把人民当做奴隶,把人命当做蝼蚁,那么再好的东西在共党极权制度之下也是无法起作用的。

新的一轮的城市化运动又开始了,本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不知道又将有多少人被强迫扒房圈地,制造出多少的难民?接下来想到的就是共党既没有财政储备,又没有财政的盈余,所有的只是债务和印刷厂,多少万亿的投资去建设这两万平方公里的新城镇,钱就更不值钱了,物价又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来?受苦的那就是全体的国民们,而高兴的是共党们。

每一个项目的投资款中共党们都有百分之四十的贪污比例,豆腐渣工程造就了一批新的富翁们,而新富翁们可以卷款外逃,留下的中国人民却要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这究竟是人性化,还是兽性畜生的行为呢?有人说中国人讲究人情面子,共党对待中国人民何曾有过人情,又何曾给过中国人民面子?建议我的同胞们,以共党之道还治共党之身。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378895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