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苏明]首页 

苏明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苏明  >  苏明评论
【苏明评论】底线论帮不了中共苟延

45362

 共党的理论是破产了,于是在对国民的毒化宣传上也已经是处于黔驴技穷的地步上了,一个掌握着国家政权的当政党,竟然到了要以王小石这种人渣子说出的话去做为共党宣传的舆论导向,看起来共党是把王小石说的话供奉为共党存在和当政的合法性的理论基础了,于是共党长期花纳税人的钱所豢养的一群党内的理论家们立时就都成了饭桶。

自从王小石的文章发表以后,党报立时跟上来呼吁说,在中国搞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武器,美国的宪政名不副实。接下来就是八月九号的《人民日报》上登出了一篇题为“为什么我们有制度自信”的文章,文章中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是优势尚未完全发挥出来,我们应该坚定制度自信。如此看起来王小石大有取代习近平做党老板的势头了。

一篇狂犬吠欲的文章立时带动了全党上下的全部喉舌们的热烈响应,不禁令我们想到共党这个政权如今已经是可怜到了这个地步上了。近日共党互联网信息办主任卢伟又与多位的网络名人们座谈交流,提出了一个叫做七条底线的戒律,人民网立即表态热烈拥护并且还表决心说,大家一致认为网络名人们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传播正能量,达成了共识,决心共同遵守七条底线。

这七条底线是:第一,法律法规的底线;二,是社会主义制度底线;三是国家利益的底线;四是公民合法权益底线;五是社会公正秩序底线;六,道德风尚底线;七,信息真实底线。最后卢伟代表了党又提出了几点希望,他说:要鼓舞更多的网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贡献,要自觉的传播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等等,于是会议就在大锣大鼓声中胜利的闭幕了。

这七条底线是保党的底线,其内容含糊不清,而且是不具备操作性,尤其其中没有提到国民们的要求和希望,人民要求的是做人的尊严和权利、自由思想、自由言论、以及自由信仰、法制的国家和公正的社会、军队国家化、人民选举政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恢复民族的文化、恢复社会正义和道德。共党的七条底线显然与这些做人的基本要求是背道而驰的。

尤其令人们不明白的是,卢伟要人民自觉传播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共党搞了六十多年的所谓社会主义,但是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先进文化,至今没有给出一个说法或定义,以现实六十岁左右的中国人所能回想起的社会主义文化,不过就是打土豪分田地、镇压反革命、公私合营、反右、大饥荒、文革、官倒、贪污、下岗、高物价、贫富悬殊、腐败、扒房圈地、卷款外逃、暴力维稳、钱权勾结、利益至上、人性泯灭、道德沦丧、社会混乱、矛盾尖锐,把这六十多年的东西都翻出来回味一下,却是没有一件是好事情。

所幸的是在定义中并没有规定好事情才能算作是文化,坏事情就不能算作是文化,例如:在新西兰和非洲的一些民族中,直到上个世纪的前半叶仍然有猎取敌人的头颅挂在自家的院墙上,从而受到人们尊敬的行为,对如此野蛮血腥的做法,同样也被称作是一种文化,学术上把这叫做猎头文化。

到了上个世纪下半叶的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中的广西自治区为了响应共党阶级斗争的号召,竟然发生了人吃人的生番现象,而且是大张旗鼓像开宴会一样在吃人肉,据说有将近二十万人被吃掉,这也可以说是发生在社会主义的文化,史学家们把这称为是食人文化或者是生番文化,通常都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远古时代,可是在特色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生番文化随着共党的极权统治复辟了。

至于政权公然的屠杀镇压人民的文化,政权把一国民众分为三六九等,并且是挑动互相之间的敌视和仇恨的文化。政权搞种族灭绝的文化;政权搞活活饿死五、六千万国民们的文化;以及政权指导下的人吃人的文化和体制内的腐败、卷款外逃的文化等等,但是这些文化都是属于无人性的兽性文化,完全背离了民族文化和传统,更是完全背离了人类道义良知的底线,与当今人类进步文明的文化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这种完全没有人性的文化,共党却把它称作是先进文化。

倒也不在乎如何去称呼或者评论这种文化,关键的问题是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能否忍受或者接受这种文化。这就如同共党鼓励中国人都去做梦,但究竟能有几个中国人愿意整天在浑浑噩噩的梦境中度过一生呢?为的只是从崩溃的社会现实中求得解脱。

孔夫子如果仍然活着,他不但不会救共党,而且还会是坚定的反共者,这是从他的全部的教育中不难发现的。民族文化就更是反党的思想武器,凡是一种能够承传了几千年的文化就必然是人性的文化,其中必然包括着道德正义和良知,而这些却都是共党们极力反对和践踏的。

本人的看法是国事、家事、天下事,人人都可以尽情的发表自己的看法,这是每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和限制的,尤其在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的时候要大声地说、多说,于是就有相同看法的人才能够相互发现,于是聚集在一起形成声势,形成力量。

不团结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一大弊病,不好的东西可以改,就让我们在推翻共党极权、建立宪政民主的这个大业中学习团结,并且真正的去团结起来,尤其在面对着没有了共党以后的一片荒凉废墟的情形下,修补和重建家园将是一个长期的艰苦的和复杂的巨大工作,自扫门前雪是不行的,团结就更为重要了,因为金融、经济、社会的三个大崩溃是直接影响到了每一个中国人的。

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七月的二十日在钱荒问题的座谈会上说,二零零八年中国大陆崩溃的种种迹象就已经显现出来了,当年的税率是高达了百分之八十四,高利贷的月息是四分利,人民币的币值上升了百分之四十,温家宝认为中国大陆的经济在全球率先回暖,于是就用了四万亿去刺激经济,又与当年印刷出了十一万亿的新钞票投入了市场。

这些都是导致了今天的危机的人为的因素,由于与借贷和印钞票双管齐下的所谓刺激经济的行为,造成了产能的严重过剩,高速公路与高速铁路、机场和城镇化建设等等,都出现了闲置和空置的严重现象,所投入的资金最后连利息都收不回来。

根据共党近日的报告中说,钢铁企业的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百分之九十六;光伏企业在去年八月份就倒闭了百分之五十,十一月份倒闭了百分之八十,而今年上半年却面临的是全面的倒闭。至于钢筋、水泥、电解铝、风能发电、玻璃、煤炭、铜业等等七十多只股票跌到了尽头,可是温家宝仍然在去年批准了第二个借贷刺激经济的方案。

五年的时间里两次的借贷救市,救济经济,印刷了六十六万亿的新钞票投入了市场,国营企业拿走了二十万亿,地方的政府拿走了二十万亿,于是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通货膨胀率平均每年都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是老百姓在这五年中每天都在承受着高物价的痛苦。

尽管如此,地方政府也在破产之中,在对三十六个地级市的调查中,十六个地级市的负债率超过了百分之一百,破产率占到了百分之四十。二零一二年是所有的企业纷纷破产的一年,十大亏损企业全部是国企,而众多的民营企业都是通过国企来完成他们的生产的全过程的,国企破产,于是民营企业的资金链就断裂了,造成了民营企业纷纷倒闭。唯有十六家上市的银行获取了所有上市公司百分之三十五的利润,银行和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公司向民众敛财。

二零一二年推出的理财产品数量就上升了百分之四十一;今年的一至五月份推出的理财产品,就比去年全年增长了百分之一百三十。郎咸平教授在讲话中还提到了股市和房地产业的问题,但是由于他的讲话一贯的实事求是,数字极其准确,使得共党感到了对政权的威胁,所以郎咸平教授的讲话不是被屏蔽就是被删除一些段落,所能告诉听众朋友们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但是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就在最近的两、三年期间内,对于欧洲国家出现的债务危机,共党是大肆的宣传,并且还幸灾乐祸,甚至扬言要救欧洲的经济,现在我们可以明白的是,共党是借助欧洲的债务危机来掩盖中国大陆的债务危机,可是自从进入了今年以来欧洲的债务危机已经缓解了,中国大陆的债务危机却是浮出了水面,甚至还闹出了钱荒。李克强或许打算改变以往的借贷、投资拉动经济的方式,但是也仅仅是个设想而已,无论是什么原因也只好走回到老路上去。

近日共党的住房城乡建设部等七个部委联合发表了一个通知,内容是要把现有的一千八百八十七个重点镇增加到两千五百个。资料显示中国大陆目前共有一万七千多个镇,人口超过十万的镇只有五十六个,绝大部分的镇都是很小的,而三分之一的镇人口都不足五千人,这些镇上的人口仅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左右。

这份通知提出要增补重点镇,目标那就是各县市至少有一个重点镇,而且要成为各地方政府重点扶持的对象,这实际上就是仍然走借贷投资造鬼城的老路子。共党的发改委还说,为缓解当前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半年将采取多方面的措施促进投资和消费。

接着就是一批专家们又指出了,新一轮投资与当年的四万亿投资相比投资定位更准确,目标更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未来可持续发展,此轮投资是通过增量资金投入,带动资本的存量结构和经济结构的调整。看起来做个体制内的专家也很容易,能够说出几个连他们自己都不明白的学术名词就足够了。

什么叫做增量资金?在国债和印刷出的钞票双双超出了百万亿情形下,这个增量资金是从哪儿来的呢?是用什么方法去增出来的呢?以现实的情形而言,这个增量资金的来源无非就是从债务的增量和印刷新钞票的增量中而来的,于是资本也就不存在存量,所以也无需去进行调整,应该去调整的则是经济的结构。已经喊了好几年了,至今也未能奏效,看起来共党们根本就不具备调整经济结构的能力,否则就不会债台高筑,新钞票泛滥。

八月的九日共党的审计署又公布说二零一二年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三百六十项的专项投资中被挪用了五十七点九九亿元,这笔被挪用的款用于了各地方政府偿还债务、对外投资、征地拆迁和政府内部的资金周转。同时还查出有十万八千四百不符合保障条件的家庭,违规领取了租金补贴一亿五千三百万元,并且还非法占有了保障性住房三点八九万套;另外还有一万一千多户人家占据保障性住房两千九百七十五套,并且还领取了补贴一百三十七万多元。

三十四个建造保障房的单位违规卖出去了一点八三万套房,五千三百三十三套房被这些单位私自出租获利;另外有十二起案件是将建筑保障房的用地用于商业的开发和其他的用途,四十五起案件是根本没有办理用地许可证就擅自开工了。

在体制内各个利益团伙争抢着捞取最后一桶金的末日时期,习、李们再要去加快城镇化的建设,其结果必将是一片接一片的豆腐渣工程和庞大的债务以及更不值钱的人民币,可是对于共党体制内来说则是件大好事,一批数目巨大的千万亿万富翁们又将出现了。

《学习时报》登出了一篇文章,内容是大赞近日政治局召开的一次民主生活会,政治局的委员们开展了批评和自我批评,至于批评了什么,文章中并没有提到,只是说为共党有利的注入了正能量。文章的作者还认为既然要治治病,不先红红脸、出出汗是不会有疗效的,并且还指出现在有不少身分是共产党员的人但不信仰共产主义,成为了失魂落魄分子,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要大喝一声,“同志,你危险了”。

这位作者显然是非常熟悉党章的,提到了其中的一条是除去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的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于是作者就说,对照党章,照照镜子,难道还有什么既得利益不应该放弃吗?多么天真的作者呀!像是一只上帝牧养的刚出生的羔羊,政治局开个生活会,于是整个体制也就都成了纯洁的羔羊了。

无论是红红脸、出出汗,共党的干部们就是不申报个人的家庭资产;无论是再大喝多少声,你危险了。共党已经抛弃了共产主义很多年了,无论多么的失魂落魄,至今没有一个人主动交出贪污腐败的全民资产。至于共党们是否会有红红脸或出出汗这种生物现象,本人是保持着完全怀疑的态度的。

但是凡是一个人无论做了多少坏事,背离了礼、仪、廉,但最后还能有一丝的知耻之心,就没有完全丧失做人的底线,虽然他仍要面对着对他的惩处,但会得到一些人们的原谅,一旦一个人连知耻之心都丧失了,这个人也就不能再称其为人了。

中国大陆上目前的一切现状和现实都和共党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难道一旦没有了共党,中国就国将不国了吗?人民不再受共党们的祸害,反而会惶惶不可终日,既不知道今后该如何,更不知道是怎么个活法了吗?

既然共党的统治不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那么反共则是当今普世价值大潮的必然规律了。外国人享受着宪政民主人权自由,难道中国人会认为这是痛苦吗?同是人,性相近,想要的东西就要去争取,经过奋斗以后得到的东西才会是珍贵的。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376795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