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苏明]首页 

苏明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苏明  >  苏明评论
【苏明评论】共党从来就草菅人命

45360

 习、上台没有人看好,不但中国人不看好,就连国际社会也不看好。他们上台之初,喉舌们例行公事的吹捧了几声新政,引不起任何的反响,也就悄然无声的作罢了。既然没有新政,于是江、朱、胡、温当政时的一切丑事、罪恶就仍然在继续之中。

近日美国的国务院把中国大陆定为世界上贩卖人口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文件中说,中国大陆每年遭到拐卖的儿童就有二十万之多,能够找回来的仅占百分之零点一,每个儿童可以卖到几千美元,男婴更受欢迎,卖价更高。中国政府以国家收养孤儿为名,实际是公开的明码标价出售孤儿们,更是喜欢以收养的名义,把孤儿卖给付外币的外国人收养。

记得大概是零八年,一项调查指出,仅出卖中国孤儿一项的收入就为当年的GDP贡献了七亿元人民币,而那一年正是胡锦涛说出了强大的这句话。一场奥运又使部分中国人产生了自豪骄傲的狂热,真是不明白这种自豪骄傲是为了一场运动会还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婴幼儿们卖给了外邦而自豪骄傲呢?

显然这一国家行为的人口贩卖的勾当承传到了习、李,又是为人民服务,又是心连心,又是血肉关系的说了不少,但是贩卖人口的罪行并没有任何的收敛。古人说不但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言行不一又如何取信于民呢?更何况每一个婴幼儿都是我们华夏民族的血统,是宝贵的财富。卖儿卖女那是因为父母太贫穷,一方面是为了自救,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为了把儿女送进一个好人家,可正常的长大成人,延续民族和家族,这是万般无奈之下的不得已之举,绝对不少强大的表现。

习、李上台都干了些什么呢?除了好话说尽,政治上依然腐败,当然也有人如数家珍般替习、李计算着打掉了几个腐败官员。殊不知即便打掉几十万、几百万个赃官,也改变不了体制的腐败,不进行政治制度的彻底变革,腐败就永远无法根除。至于经济,不仅仍在大崩溃之中,而且出现了钱荒和粮荒。在共党们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国家、民族、人民的概念,习、李们不过是在保党。纵观这六十多年共党的一切所作所为,无一不是为了巩固政权,维持政权,苟延政权为目的的,而把国家民族和人民作为达到这个目的的牺牲品。

当初共党打出了宪政、民主、自由的旗号欺骗了中国人,于是驱赶着中国人民流血牺牲,帮助共党建立起这个政权,可是建立政权之后,人民仍在流血牺牲。现在是亡党在即,保党与反党成了两股势力,既要保党那就要给出一个能令人信服的理由,是大多数的人民能够认为保党或许是有必要的,同样如果没有人民的支持和帮助,这个党是保不住的。

最近发生的城管们打死湖南瓜农的事件,其实就很能说明几个问题,首先城管们是为党工作的,是由维稳费豢养着一群保党分子。至于这位瓜农,不过就是种瓜卖瓜,挣几个钱回家去养家,可能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保党和反党这个问题,即便卖瓜是犯罪,想必也罪不至死,即便是死罪,也要由国家法律去执行。

可他的死是被城管们用秤砣打破了头而死的,保党的城管们是由一群当地社会上的地痞、流氓、人渣子们组织起来的,他们拿着保党的经费,未必打算保党,无非就是要敲诈瓜农几个钱,再顺手拿着几个西瓜白吃。瓜农与他们讲理抗争,未必就是反党,瓜农被打死了,势必引发他的家人们和围观目睹的许许多多的人的反党情绪和心理。

保党的城管们为了共党又逼出了一批反党的人。城管们的行为活生生的再现了共党一贯抢劫杀人的土匪行径,使得共党们很是颜面扫地,或许还能够意识到原来花钱雇佣来的保党的人,竟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么保党的人才又从哪里来呢?

近几个月各地不断地爆发转业复员军人们抗暴维权的事件,这些曾经或许打算誓死保党的军人们一旦脱下了军服,现实的生活就把他们逼进了全民抗暴维权斗争的阵营中去了。为了维持稳定,共党可能会花笔钱去平息事端,但是中国人却很难接受豁出自家一个亲人被打、被打死为代价,换回一些钱来维持生存的这种生活方式。钱这个东西好像万能,其实也只能是收买些小人们,拿不出个令人信服的道理,中国人就只能步入反党的行列。

巴西这个国家是共党拉拢的砖头国家之一,近日有报导说巴西准备花一百七十八亿美元,修建一条高铁,目前已经向全世界开放投标,并且于今年的九月十九日正式开标,共党跃跃欲试,但巴西以没有资格一口回绝,理由就是七月二十三日温州动车事故。

普世价值认为生命是神圣的,共党从来草菅人命,在这之前共党还曾参与了土耳其修建高铁的竞标活动,被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中国人生活在一个草菅人命的政权之下,居然还有人自豪骄傲的欢呼强大,实在是人类中人性扭曲和丧失的奇迹。

今年的六月份一笔一万两千多亿的贷款到期了,至今没有听到共党是否打算还这笔贷款,或者是还了多少?再不然就是以闹钱荒为理由不还了。但是经济学家们已经计算出了在包括今年在内的未来两年中,又有总共三点四九万亿的贷款纷纷到期。欠债还钱这种事情就不能像在文化大革命中那样,整卡车的把人家的东西抄走,到退赔的时候只给人家两百块钱,明明抄走了人家七件首饰,到退赔的时候说那是杂物一包,赔人家两毛钱,还要人家为共党唱赞歌。

向老百姓们借钱,借多少还多少,一分一厘也不能少,仅此一点对于共党们来说就很不习惯,甚至认为是闻所未闻,因为共党有特色。近日俞正声说,要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路,幻想另外去傍别的主义或模式注定没有前途。这就是说,贩卖婴幼儿和用秤砣打死人的事是仍将继续发生,否则就没有了前途,问题是俞正声做梦中的前途究竟是谁的前途,肯定不是人民民族国家的前途。

银行的坏账率太高,其实就是借钱不还造成的,敢于借钱不还的那就只有权力。钱荒发生了,国有银行进行了重组,一下子裁员四十万,共党们贪污贷款都富了,失去工作的却是银行的职工们,这就是俞正声们的特色前途,可中国人是无法承受的。有报导说,三千名失业职工的代表们已经上京抗议了,这就对了,中国人是忍惯了,于是助长了共党们的无法无天,也到了中国人该说话该行动的时候了,同时也教导一下共党,什么叫做民心不可欺。

有学者经过调查研究以后发布了两个数字,第一个数字是在全国的财政支出总数中,地方政府的支出占到了百分之八十五;第二个数字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却只占到了开支的百分之五十三,开支不足的部分完全依靠当地各种极不规范的融资公司的贷款和中央的转移支付。

现在我们可以明白了,地方政府的钱不够用了,一是指望着中央拨款,二是指望着向当地银行贷款和向当地的民众们融资。可是当中央的债务和印刷的钞票双双都超出了百万亿的情况之下地方政府所指望的中央拨款又能拨下多少呢?

从前不久的一份报导中说,一个县就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融资公司的情况来分析,地方政府开支缺口中的相当大的一个部分,是指望着用当地老百姓们口袋里的钱在支撑着,换句话说就是共党干部们的官威、奢侈、贪腐、排场、浪费用的是老百姓们口袋里的钱。

共党吃着人民,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贪腐卷逃全民的财富还要欺骗人民、镇压人民、屠杀人民,把人民不当人看,甚至制造人民内部相互仇视和敌视,以利于共党苟延政权并且与中取利,每当想起这些,不由人不去怀疑这个华夏民族怎么能够容忍这种兽性共党匪类们祸国殃民六十多年呢?

凭心而论,了解自己国家近代百年的历史,并不是什么专业,而是中小学生都应具备的普通常识,八十多年前中国人的一声“中国不能亡”的怒吼打败了日本的侵略,战胜了要吞噬中国的虎口的中国人民,接着就掉进了共党的狼窝,同时中国人十四年打跑了日本,但却忍受了共党六十多年的糟蹋和祸害,这究竟是中国人的忍受能力提高了呢?还是民族精神和灵魂一代一代的被共党泯灭殆尽了呢?

一份统计显示今年的上半年,运输营运总体的下降,由于进出口货物量减少,直接造成了海洋运输、内陆江河运输和陆路运输平均下跌了百分之十五,造成了许多中小公司是卖船或者是倒闭,转行或者是寻求其他生路,甚至一些的公司老板们干脆是弃船潜逃。

根据调查统计,整个运输行业的不景气开始于二零零八年,今年的情形是尤其严重,下降的比率比往年都大。人们不难回忆起从二零零八年至今共党年年报出的GDP增长率都是百分之八以上、百分之九以上,今年上半年承认经济放缓,但还是报出了百分之七点五的增长,货运量减少了百分之十五,GDP又凭什么会增长百分之七点五呢?

前不久一位网民在看过《苏明评论》以后留下了一句话,这句话是“我不同意这篇评论的观点,但是我把它印了下来,我要仔细的想一想。”本人很是为这句话高兴。所谓的网络信息时代使得任何人想要知道任何事都变的非常容易,人们知道的东西多了,眼界开阔了,心胸也扩大了,但是知只是一个方面,知道的再多也不是属于你的,真正能够属于自己的,那就是个人对于一个事物的认识和认识的程度。

知是去知道你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其实就是学习的过程,识是如何把学到的东西消化吸收变成自己的东西,形成自己的独立见解和独立的意识,这就需要去想去思考,而且是冷静客观、实事求是的思考,绝不是站在权力钱财和利益的立场上去思考,这就是承认了自己有独立的人格,于是才能进行独立的思考,只要这样才能够是自己具备自由精神和自主意志,成为一个有识之士。

不同意别人的观点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尽管不同意,也要去想一想,这是很认真很宝贵的精神,证明了这位网友具备独立的人格,所以才有要独立思考的能力,或许他思考后的结果仍然是不同意苏明的观点,这就更好了。

希望因此吸引更多的有识之士们参与讨论,使知者们扩大见识,使不知者们得到启蒙,事关国家民族人民的兴亡大事,最好是人人关心,人人有见解,人人尽一份努力,因为国家民族毕竟是人民的国家和人民的民族,如果人民放弃了参政议政管理乃至监督的权利,当然就会使统治者们狂妄虚荣和贪婪。

当前习近平们宣传着一套保党的道理,有识之士们在说着一套反党的道理,这对于平时不大关注这个问题的人们来说,政局的趋势已经到了该认真思考的时候了。也许有些同胞可以宽容的忘掉自己的祖父辈们所受到的共党的残害,也可以大度的原谅共党对自己的不公正的对待,但是为了我们的后代不再忍受这些而且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同样应该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严肃的政治家们、学者们、科学家们没有一个人认为宪政、民主和法治是个好的政治制度,我们只能说,随着人类的进步和文明这是迄今为止人类所发明的最不坏的政治制度,好的制度当然有,只是需要我们一代一代的去继续探索追求和发明,但是截至到目前的历史阶段,宪政、民主、法治的制度无论如何都要比共党的极权主义的制度好上不知多少倍。

在中国人的意识里从来都认为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来的,这是千真万确的道理,但是也有不同,共党们的极权主义统治并不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而是共党们把在欧洲曾经有过的极权主义制度全盘照搬到了中国大陆,所以共党才不敢让中国人知道,欧洲文艺复兴时代前后的那段历史,极权制度已经灭亡五、六百年了,只是共党重新捡起了极权主义,使极权主义的死灰在一些国家政体中复燃,他们捡起来的是腐烂的有毒的旧馅饼,仍在津津有味的啃着嚼着。

中国人同样无需去搜肠刮肚的发明,只要捡起已经成为普世大潮的宪政民主法治这个新馅饼,就可以与世界主流同步前进了。既然共党能捡回一个烂馅饼,那么中国人又为什么不能捡起一个被大多数人认为味道不坏的新馅饼呢?早在七、八十年前的中华民国时期,一群明智的政治家们形成了一个共识,他们认为任何好主义好团体,只要有流氓无赖钻进去取得地位,就会把事情完全弄坏。

让我们以信奉三民主义的国民党为例,如果国民党不去进行不断的亲共的活动的话,国民党就不可能消灭军阀统一中国,不可能领导抗战打败日本,不可能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制定出一部以人权为精神准则的宪法,更不可能坚持从君政走到训政终于走到了今天宪政的全过程。中华民国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好,好就好在政治制度上,当然有共党派进去的流氓无赖钻进国民党取得的地位,但是迟早都遭到了清洗,为了几个钱而出卖人格和灵魂的人都遭到了查办。

反观共党,首先共产主义就是个坏主义,几千万中国人死在这个主义上,可是共产主义却不能实现;其次,共党打出的是无产阶级的政党,可共党的创始人中却没有一个人是无产阶级,收罗的喽罗们是流氓无产者们,侥幸篡政成功,实质上是一帮鸡鸣狗盗之徒们的鸡犬升天。

改革开放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这一帮鸡犬们和他们的后代们成为千万亿万的大富翁们。保党和反党究竟孰对孰错,究竟有理没理,保党的人的目的何在?反党的人的目的又何在?这其实是个人权自由公正的原则问题。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374929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