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苏明]首页 

苏明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苏明  >  苏明评论
【苏明评论】共党把手伸进了每位民众口袋

45359

 民间有句话是说,债多了不愁。根据我们实际生活的经验,对这句话的理解是,虽然欠的债多了,但都是在自己偿还能力的范围内,于是才不发愁;一旦借债失控,超出了偿还能力,那就是破产,发愁已不解决问题了,只能或者是跳楼自杀、或着是入狱,可是人死了,或者进了监狱,并不是说所欠的债务就一笔勾销了。一句老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整个人类的天经地义的规矩和法则,于是才有了破产还债这条法律,可是即便如此,债主们也很难收回百分之百的借出的款。

再有一种情形就是明明已经破产了,可是硬要做出兴旺发达的样子,借新债还旧债一直到了所借到手的新债连还旧债的利息都不够的时候,这个兴旺发达的泡沫就破裂了,真相就一览无余的暴露出来了,迟钝的人这时才梦醒,但是已经晚了。共党三十多年所谓的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共党们都暴富了,可是国家财政却要指望着用老百姓们口袋里的钱去还贷款的利息和支撑政权的日常运作。

《纽约时报》近日报导说,现实再去争论中国大陆是否以百分之七的经济增长,还是百分之七点五的增长都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政府不解决这个国家的沉重的债务问题,目前的金融危机就只可能恶化,深层次的调整意味着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付出代价,这意味着苦日子,意味着一些企业和金融机构破产,意味着改革。现在即使是最乐观的中国分析家也难以否认,未来几个季度的经济将处于困境。

在这段话里的“苦日子”三个字,令人心惊胆颤,记得二十多年前那是大屠杀发生后不久,江泽民号召全国民众勒紧裤腰带过几年紧日子;接着李鹏又说,勒紧裤腰带过几年苦日子,当时所能想到的是,由于官倒和贪污的严重,经济上出现了危机。可是几年后才明白,原来共党们对官倒和贪污并不满足,他们还要把国有的、地方所有的和集体所有的工业企业据为他们个人所有,于是以下岗、提前退休、买断工龄等等办法大批裁员。

占了便宜的是共党们,过苦日子的是国民们,而且苦日子一直过到现在,就连他们的后代都在苦日子里长大,长大了以后找不到工作,仍在受苦。江、李两个人在把全民资产抢占为他们的家族资产之前,发个布告,要人民过苦日子和紧日子,对于过上了紧日子苦日子的广大国民们来说也该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联合起来抵制这种公然的抢劫行径,以致连自己的饭碗都保不住了。

其实在共党当政下的中国人,始终都苦,但是耳朵里整天听到的却是幸福、强大、繁荣。五八年又是放卫星,又是超英赶美,又是提前进入了共产主义,可是谁又能想得到在一派如此大好的情形之下,五九年就进入了大饥荒的年代了,连续三年半的大饥荒活活饿死几千万中国人。

改革三十多年后的今天钱荒粮荒都出现了,可是共党宣传的却是既富强又和谐,形势依然是一派大好,可是人民仍在受苦。去年的十八大期间,喉舌们被派了出去,到处去问老百姓们幸福不幸福,这同样是毛泽东的手法。在一片幸福当中来到的却又是苦日子,至于这苦日子会苦到什么程度,谁也无法预料,但是分析大饥荒的发生和苦日子的原因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债务。

当初毛泽东想做共产阵营的领袖,于是拼命的进口军事工业,打算以众多的中国人口和军事大国,作为正当世界领袖的实力。根据一些资料证实,当时中国大陆是以粮食、猪肉、大豆、水产、水果、生丝、棉花去交换军事技术和设备。

改革应该是件好事,但是从现在超过一百万亿的国债和超过一百万亿的新印刷出来的钞票来分析,应该说从所谓的改革伊始,财政赤字和债务就出现了。吸引外商投资那是外债,继之发行的国库券那是内债,债务多了,可是经济并没有好转和发展,以致于到了九十年代的中后期,不得不开始以印刷新钞票来维持运转。

其实就是说明了年年财政的亏损根本就无力去偿还旧的债务,可同时又在借新债,所谓的解决沉重的债务问题除去还债以外,难道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去解决吗?但是债务已经是GDP几倍之多的现在,去解决债务问题又谈何容易?如果不还债,这笔债务加上利息仍在年年的增大;如果还债,以中国大陆目前的千疮百孔的经济现状恐怕是连利息也还不起的,更何况共党至今还在借债。

几年前共党们说借债投资那是为了刺激经济,或许还能有几个人相信,可是几年下来人们看到的是产品,连房地产业都严重的库存积压了,投出去的前连本金都收不回来,更不必提利润了,结果就造成了货币的贬值,物价的暴涨,苦了的又是国人民众。

有识之士们已经清楚的看到了今后的情形,公开的提出了抛掉幻想,习、李没戏这个看法,现在看起来面对着金融经济这个烂摊子,习、李确实是毫无办法。七月的十九日,共党的央行宣布,自七月二十日起全面开放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管制,且无论这一宣布的意思是什么?但至少说明了央行放弃了它应尽的职责,换句话说,就是金融完全失控了。

七月十八日共党发布了八十多个中央部门二零一二年的决算,总共花费了九千两百多亿元,超出预算两千两百多亿。其中教育部超支七百二十九点一六亿,但却没有一个学生得到免费教育的;卫生部超支了一百九十六点八一亿,也没有一个老百姓得到免费医疗的;税务总局超支了一百六十一点八四亿;农业部超支一百二十三点四亿;其他五十多个部门的行政总共超支了七百六十亿。

这就是在告诉我们,无论金融经济形势有多么的严峻,苦只能苦老百姓,共党们仍旧满不在乎的超支花钱。这或许就是习近平说的,共党正在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可是老百姓们的感受却是,共党们正在暴力抢劫公共的财富。

七月的二十日,二十国的财政部长的会议结束了,共党的财政部杨继业向世界通报了一个特大的喜讯:首先他说,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的就业率增加了七百三十二万人,比去年的同期增长了三十八万人;接着他又说,上半年的净出口对中国大陆的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百分之零点九,这就表明了中国大陆经济的增长已经不再依靠外需,而是完全可以依靠内需了,证明了经济结构发生了积极地变化。

另外他还说,今年的上半年中国大陆的发电量和用电量同步增长了百分之四,其中服务业的用电量增长了百分之八,证明了对服务业的投资促成了服务业增长的趋势是更强,同时说明中国大陆的经济活力在增强。最后他说所以总体上说,我对中国经济是非常有信心的。这个喜讯对于其他的十九国财长们是否鼓舞起信心,倒也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关键是中国人是否有信心。

首先是庞大的失业率问题,今年毕业的一千万大学生们面临的就是毕业即失业的境况,外资撤走,游资远离,工矿企业纷纷倒闭,新增加了大批的失业人口,以中国大陆的人口计算应就业的人口应该是十亿。可是在四、五年前就已经有学者们计算过,实际就业的人口不足五亿。这就是说失业率占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从这几年股市的指数上分析,经济状况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尤其是从去年底到今年的七月十九号,上证综指几次跌到两千点以下,这只能说明经济状况是越来越糟糕,连带的那就是必然的失业率的增长,于是人们的购买力就减弱,内需减少。

共党这六十多年始终有两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一是失业问题,二是拉不动内需的问题。这两个问题解决不了,服务性行业就无法兴旺发达,即便是政府投资兴建服务业,可是人们没有钱去消费,这笔投资必然又成了银行的呆账和坏账。

从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进口的石油的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煤炭的价格跌到了接近成本的价格,煤炭的运输量比去年的同期减少了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七十,在燃料减少的情况下,发电量却增加了百分之四,这种喜讯又怎么能让人相信呢?如果不能令人相信,又怎么能让人有信心呢?

文革中的毛泽东说话一句顶一万句的日子里,那是多少中国人为这一句话家破人亡的,幸亏人们及时的醒悟了,这三十多年共党说出的话的分量是越来越轻,可信度几乎等于零。尤其在共党把手伸进了每一个人的口袋里去掏钱的时候,说出了经济的活力在增长的话,究竟是掏人家口袋的人的活力增强了,还是被掏空了口袋的人的活力增强了呢?

古今中外的政治家们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民富然后国才能强,所以藏富于民就成为了一项基本国策,如此简单的道理,共党们却不懂。二零零三年第四期的《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中,有一篇文章提到了从一九九一年到二零零零年的十年间,中央财政拨给农村合作医疗的经费,仅仅是象征性的每年五百万元,各地方政府再拿出五百万元,全国农民们分摊下来,平均每人每年是一分钱。

可是共党在职和离退休干部们的每年的疗养费是两千两百亿,他们每年的公费医疗的开支占到了全国医疗开支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从这一串的数字中,我们看到的是农民们最苦,农民们付出的最多,但却不享有任何的国家福利。

根据前不久发布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的结果中,提到了城镇居民中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的人口占了百分之四十四,而农民没有医疗保险的比率为百分之七十九点一。共党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搞的对农民工大病的医疗保险试点,也仅仅是覆盖了百分之十的农民工,在广大的中西部地区,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业人口看不起病死在家里的人的比率占到了百分之八十,这就是共党把手伸到了人民口袋里掏钱的一个证据。

教育、医疗和养老退休,原本是每个公民都应享有的国家福利,就连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人民也可以享有这三项的基本福利,唯独共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没有。所谓的改革,共党偷梁换柱,把原本是国家财政支出的这三项国民福利改革成了产业化,变成了由老百姓们自己掏腰包去为孩子们交学费,自己掏腰包为自己买医疗保险,自己掏腰包去买社会保险为了老来拿到一点退休金,政府不掏一分钱,把这三项国民福利的开支完全转嫁到了国民们的身上。

人们拿着世界上最低的收入,忍受着最高的物价,固然有形形色色的保险项目,但真正买的起保险的人又能有多少呢?当一个一生劳累辛勤付出的人到了老年了,有了病却去不起医院死在了家里,中国人又凭什么一会儿骄傲一会儿自豪呢?一位学者在仔细调查和研究了中国大陆方方面面的现状以后,总结出了十个方面的理由和原因,去论证共党必亡的结论,其中的一个方面说的就是民间的疾苦。

文章中说,中国大陆目前留守在农村的农民有八亿,两亿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四千万失地的农民,三千万因被扒房圈地,而长期上访告状的冤民,两千多万的农村留守儿童们,另外还有两千多万在城镇里的打工子弟们。城镇的工人总数是两亿,全大陆有一点二亿人是乙型肝炎病毒的携带者,一点七亿人口有精神和心理的疾病,上千万的艾滋病患者,还有五亿到六亿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同时还有六千多万的残疾人,这一组数字十分清楚的说明了民情,同时也表明了民情的一个苦字。

六十多年共党当政,人民始终处在穷和苦的位置上,穷不可怕,也不丢人,更没有人去欺负穷人,只要是有志气就一定会改变贫穷状况,中国人是有志气的,任劳任怨的工作,创造财富,但是创造出的财富却都被共党们霸占了,暴富了,人民是处于贫困状况中,这才叫苦。

三十多年的智慧和血汗原来都为了共党们做了嫁衣裳,共党们不但不感激人民,还要标榜自己是一贯正确,还要在为他们做嫁衣裳的穷人面前去炫富,甚至不把人民当人对待,这就逼得人民在受穷受苦的情形之下产生了怨和恨,乃至发展到了憎恨和打倒共党的普遍心理和共识。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习近平说出了共党是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以后遭到了一片的讽刺和谩骂的原因。

六十多年的时间不算短,中国人觉醒的比较慢,但是终于觉醒了,五十年前的大饥荒共党担心人民造反,今天的中国人在问,当时人民为什么不造反,可当时人民确实没有造反,难道中国人认命吗?多少读了一点古书的人都知道,古人说过,造命在天,立命在人,这就是说先天承认,先天定下的人的命运通过人的后天的努力那是会改变的,逆来顺受不是人的秉性。

近日共党自己也承认,二零一二年全年进口粮食是八千两百多万吨,这是五亿多人口一年的口粮的数字,这难道不可怕吗?难道中国人准备在共党领导下再经历第二次活活饿死的大饥荒吗?七月的二十二号正在建设中的河南省的新乡市和风翔区连接的共产主义大桥在浇灌混凝土的工序时坍塌,两人死亡、七人受伤;共党们贪污了工程款,死伤的却是老百姓,这不是命,日本人侵华中国人不认命,难道共党们祸国殃民,中国人反倒认了命了吗?

为了我们的后代,也要挽救民族的危亡,全民的大联合大革命大起义,驱逐共党建立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任重但是道路并不遥远,只要人民需要他,他就一定会来到,这就是立命在人的全部意思。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37409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