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苏明]首页 

苏明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苏明  >  苏明评论
【苏明评论】中国人 我们不做梦

45358

 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国家已经走进了宪政民主之路,究竟什么是宪政?什么又是民主?就要我们今天听上几段关于宪政和民主的说明:第一段是“中国的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利的民主。”这段话是毛泽东在一九四四年六月十三日讲的。

第二段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御用文人说,中国不能搞民主,一搞就乱,这是反动派为巩固统治而说的谎言,按照中国人民的素质,实行民主以后,中国不但不会乱,最终会富强起来,超出英美等老牌民主国家。”这段话是一九四五年的《新华日报》的社论上。

第三段是“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里,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绝不是正规,只能算是变态,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行民主,把人民的权力交给人民,只要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要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段话是毛泽东在一九四五年九月二十七日说的。

第四段是“只要法西斯才会残酷的镇压人民的民主诉求,只要法西斯才会扼杀人民的自由及一切自由。”这是毛泽东在一九四六年说的。

第五段是“实行宪政,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有很多,但是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这段话是周恩来在一九四四年说的。

第六段是“有人说,共产党要夺取政权,是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污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段话是摘自《刘少奇选集》(上卷)的第一百七十二页。

现在中国人应该明白宪政、民主是个好的政治制度,共度早在七十年前就承认中国人的素质在七十年前是相当高的,镇压人民和扼杀自由那伤法西斯的行为,共党也知道,只有高喊宪政民主自由的口号才能符合民意,才能够欺骗世界的舆论,才能够使中国人上当。先造出宪政、民主、自由的舆论,然后再发动篡政的内战。这就如同在搞文化大革命之前,就在六四年、六五年开始煽动极左思潮一样,完全是同出一辙,现在中国人该明白的,共党就是毛泽东说的法西斯。

七月的十一日习近平跑到了河北省的西柏坡,参观了毛泽东的旧居和七界二中全会的旧址。习近平说:对我们共产党人来说,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多重温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的伟大历史,心中就会增添很多的能量。始终做到谦虚谨慎,艰苦奋斗,实事求是,一心为民,继续把人民对我们党的考试,把我们党正在经受和将要经受的各种考验的考试考好,使我们党永不变质,我们的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听到了习近平的这段话,如果我们能够忘掉中国大陆上的一切现实和现状的话确实是挺感动人的,但是共党说的和做的绝对不一样,说的都是欺骗,做的都是共党们自己谋私利的事情,所以在共党整个的历史中,只有毒素而没有营养剂;只有盗匪的行径,而丝毫没有可取之处。

人民对共党的考验,那是从一九四九年就开始了,知道共党的盗匪流氓本质的国人民众们开始越来越多了,明白了所谓的红色江山其实就是整个中国大陆沦陷为匪区的中国人是越来越多了。所以习近平的这段话也仅仅是凭他个人的感受的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而已。其实根据共党从来不说实话的本质,我们也可以知道,习近平的这段话也不是实话,至于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国民们猜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的。

能够一本正经的说一套做一套的这种本领,共党是登峰造极的。有报导说,五月的六日,四川省委下发了一份文件,题目是“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全省广泛开展实现伟大中国梦,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主题教育活动的意见”。这份文件要求从省到市各级成了领导小组,负责中国梦的日常教育事务,被人们称为是“做梦办公室”。看来习、李们的精兵简政是又失败了,不但没有精简机构,反而还有多增加了“做梦办”。

“做梦办”教会了多少人做梦我们不清楚,但是我们知道的是,四川省下了一场大暴雨,十几座桥就被冲垮了,尤其可以令举世震惊的是四川的潘江大桥是刚刚完工,仅仅起用了五天,也被大雨冲毁了。在这座大桥上的工程款上,共党们究竟贪污了多少,恐怕是人们做梦也想不到的。

习近平上台伊始就跑去了广东省,立时被共党的喉舌们炒作成了是习近平将坚持走改革之路,与十年前胡锦涛上台后马上就跑去了西柏坡不同。当时胡锦涛又提出要向朝鲜和古巴学习,给人们的印象是他想把中国大陆拉回到毛时期的红色恐怖的社会中去,从胡锦涛十年当政中的言行上去分析,他是个十足的毛思想原教旨主义分子。

直到他下台,他也没能明白,当一个社会实行了改革以后,无论是改革的好,改成了腐败祸国,再想走回头路是根本不可能的,想必是胡锦涛把邓小平的摸着石头过河的话理解成了一旦摸不着石头,过不了河那就回来。可是古人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教诲,邓小平和胡锦涛都不懂得,所以才是既不造船也不修桥就想过河。

习近平去了趟广东,就成了改革型、开放型的人物,但仍然看不出来他有打算造船修桥的计划。经济改革走上了绝路,可以说是彻底的失败了,那么挽救经济的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彻底改革政治制度。习近平上台也快一年了,显然改革派、开放派是做不成了,于是也去了西柏坡,也想走回头路,喊叫苍蝇、老虎一起打也有半年多了,苍蝇打了几只,老虎有没有打到,刘志军算不算老虎,贪污了多少亿却不处于极刑。

共党官方的法制网上说,对刘志军从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到不杀更能实现公平主义,是中国迈向法制的又一次进步。法律并没有修改,不按照法律量刑却又成了一次进步,共党欺骗人民的手法是既僵化又老旧,而且是极端的过时。所以才有网民们爆料说,刘志军免死的原因是因为他手头有一份买官人的名单,其中包括一位副总理是花开了四千九百万元买来的,至于这个说法的可信度有多少,我们没有必要去介意。刘志军的案情不透明,司法过程不公开、不透明,一切都是黑箱作业,又草草的收场。

恕不想一想,刘志军贪污的是全体国人民众们共有的财产,法律应该向全体纳税人给出一个清楚的交代,共党们从二十多年前的几十万、几百万的贪污早已经与时俱进到了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的贪污,可是一经审判,贪污的数字仅仅是几百万、几千万,都够不上大老虎的资格。

这只能说明共党为了维护廉洁的意愿故意少说,甚至不说,其实越是这样做,就越是证明了共党的这潭污泥浊水是更深、更肮脏,甚至深不见底。近日有报导说,陕西省榆林市的绥德县前些年成立了几十家投资公司,总共集资约三十三亿元人民币,这些个投资公司都是有工商局发出的营业执照,而且还都被评为是守合同、重信用的明星企业。随着中国大陆的金融经济的全面大崩溃,这些投资公司也纷纷的倒闭、关门、外逃了,苦了的是民间的投资人。

今年五月份发生了近千名投资者冲入县政府讨说法的事件,六月份更多的人参与了围堵高速公路以表达抗议的行动。而当地共党政府,采取了两个办法去对付这些血本无归的投资人,一是通知火车站、汽车站不准买票给这些人阻止他们上访告状;二是指示城管们打这些人,指示警察们抓这些人,然后扣上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的罪名入狱。

报导中说,有些投资人已经自杀了。当地政府公开对投资损失者们采取打压和抓捕行动,就只能表明这几十家投资公司都是与地方权力挂钩的,地方干部们参与了集资,坑害了投资人和暗中分红利的全部勾当。我们可以大致计算一下,一个县几十万民众,地方干部们就搜刮走了三十三亿,全大陆两千八百多个县,近十亿的民众总共被共党们搜刮走了多少钱?这些钱是属于民众们的个人的私房钱。

再想想那些存入银行的钱又被贪污了多少?民众们所交的税款中又被贪污了多少?当政府把税款作为公共设施建设的投资款发下来的时候,层层的共党们从中又贪污了多少?可是当公共的大桥倒塌的时候,死伤的却都是民众和纳税人们。中国人凭什么要自豪和骄傲?中国人又凭什么要去维护共党的领导呢?

七月十五日,共党报出了季度GDP增长了百分之七点五,于是有人忧虑有人欢喜有人预测下半年将会如何如何。本人却是绝对不会相信共党报出的任何数字的,当上了总理的李克强也说过数字是人造出来的,尤其在当前全球经济不景气,中国大陆又正在闹着钱荒和粮荒的时候,GDP竟然增长了百分之七点五,不要说鬼都不信,其实共党自己也不信。

产值的增长必然要带动燃油动力消耗的增长,共党自己报出了今年的上半年原油进口是一点三八亿吨,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百分之一点四。七月的八号,山西省统计局又公布了燃煤的价格下跌,造成了大部分煤炭业销售价格接近了成本。今年的前五个月,一半以上的煤炭业亏损,百分之十的企业停产。另据在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市的报导,该市煤炭汽车外运量自进入今年以来下降了百分之七十左右。

而共党的海关七月十日又公布,六月份中国大陆出口下降了百分之三点一,进口下降了百分之零点七,而五月份是出口增长了百分之一,进口下降了百分之零点三。同时还公布了六月份的进出口贸易顺差下降了百分之十四,为二百七十一点三亿美元。自进入了今年以来上证综指下跌了百分之三,几次跌破了两千点的关口,在一片的亏损、停产、下跌、下降的情形之下,国民总产值却是以几倍于全球平均增长率在上涨之中,让人如何去相信呢?

记得插队的时候,东北的农民们常说的一句话是:又让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如果把这两句话做一幅对联的话,那么横批就应该是“天下没有这种事”或者是“不可能的”,再不然就横批为“中国梦”。

共党恨美国,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看一看七月十一日美国财政部每月公布一次的国家财政报告,在这份报告中说,今年的六月份国家财政的收入超过了支出的一千一百六十五亿美元,去年的同期则是产生了五百九十七点四亿美元的财政赤字,从去年的十月到今年的六月期间,整个国库的收入增加了百分之十四,为二点零八七万亿美元。

在过去的三个季度中,政府开支下降了百分之五,国防开支下降了百分之七,失业救济金开支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四,并且提到本财政年度的全年财政赤字有望下降到六千四百二十亿美元,并且在二零一五年降到三千七百八十亿美元,而去年的赤字是一点零八九万亿美元。

就是这样的一份简单清楚的财政报告,等于是在告诉人们,政府的财政收入有了盈余,因为政府和军队的开支减少了,就业的人口增加了,同时也告诉大家,从今年到二零一五年财政仍将有赤字,只是赤字会一年比一年少。这里面没有高速增长,也没有巨大的成就,就像是居家过日子一样,每月报出个收支的流水账,这就是共党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国际的信誉评级公司近日发表的调查结果中提到了,自进入今年以来的六个月里,中国大陆的国债又增加了五十八万亿元人民币,那么中国大陆具体的国债总数是多少呢?当然又是共党绝对不说的事情。对于中国大陆目前的经济败象,共党显然是毫无办法,靠借贷投资去拉动经济,结果是经济拉不到,债务却是越积越多,印刷新钞票 又造成了货币贬值,响应的就是物价暴涨。投资的项目又不盈利,不要说利息,就是连本金都收不回来,于是土地的转让费就成为了共党财政的一项收入。

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仅今年的上半年,全大陆三百零六个城市共进行了土地交易一万五千四百九十三宗,从中得到的转让费是一点一三万亿元,高昂的转让费抬高了房屋销售的价格。在一个人年均收入仅几千元的国度里,房屋的价格竟然是几十万到几百万元,这不是富强,而是脱离实际的疯狂,是引发民愤的导火索,更何况贪腐又使得这些房屋成为了豆腐渣工程。

钱财来路不明的人,可以几套几十套、甚至几百套的买房,但是对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人民众们来说,即使是做上了中国梦也不敢梦到自己会拥有这般昂贵的豆腐渣住房的。

这份调查报告中还提到了,今年的上半年,内蒙古的鄂尔多斯的房价已经是下跌了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八十,如此不顾血本的大拍卖,只能说明房地产业的破产。近一段时间人们都在不断的报导说,中国大陆上的富人们纷纷在西方发达国家买房,我们且不论这些人的钱是怎么个来路,至少在西方国家所买的房子不会是豆腐渣工程,另外房价里面就带着地价,土地永久归属于买主,这又是共党政权下办不到的事情。

英国的一位资深记者沃尔夫在英国的《金融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中提到了两个调查的数字:第一个数字是全球排名最前的一百家大企业,之所以能够长久的占领世界市场,就是因为高科技的年年更新,每年这一百家大企业投入研究的经费占到了全球排名的前一千四百家大企业研究经费总和的百分之六十;

第二个数字是全球各国的海外投资额在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是二点一万亿美元,二十二年后二零一二年,这个数字就上升到了二十三点六万亿美元,而其中的百分之七十九的投资款是来自于三十九个发达国家的,剩下的那百分之二十一是来自于其他的一百六十个国家的。

这两组数字可以是一些中国人平心静气的估量一下中国大陆在国际社会中的分量,首先,假冒伪劣毒的廉价商品不可能在国际市场上长久占据着一个位置;第二,中国大陆依然是个贫穷落后,对外有些投资不过是属于那一百六十个国家仅占投资总额的百分之二十一,以这一点点的对外投资就认为是在挽救世界的经济,则又是在做中国梦。我们都是草民,都在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实际生活,肩负着对家庭社会和国家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我们不做梦。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373151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