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苏明]首页 

苏明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苏明  >  苏明评论
【苏明评论】 大陆贫富悬殊民愤激烈政局震荡

45357

 一些国际性的媒体近日联合发布了一项统计的报告,这份统计报告的内容是,在全球范围内的最近的这一百三十年间,杀人最多的国家统治者的排名榜,列出了十个最邪恶的独裁者的名单。在这里为邪恶做出的解释是指罪大恶极的罪行,包括系统性杀人、战争、封锁、种族灭绝和政策改变。

毛泽东荣登榜首,被排在了十个最邪恶的独裁者的第一名,杀人是四千九百万到七千八百万之间,这个杀人的数字仅仅是指四清运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监狱和劳教所里被折磨致死的人和屠杀了一百二十万藏人的数字,并没有包括井冈山杀AB团、延安整风、发动篡政的三年半内战、土地改革、镇反、公私合营、反右和大饥荒等等的死亡人数。

排名第二的是斯大林,杀人两千三百万,同样也不包括三十年代的大饥荒中被饿死的两千万人;第三名是希特勒,杀人一千七百万;第四名是刚果自由国的创立人利奥波德二世,杀人一千五百万;第五是甲级战犯、日本的东条英机,杀人五百万;第六是土耳其帝国的伊斯麦尔‧恩维尔‧帕球,杀人是两百五十万;第七名是柬埔寨共党书记波尔布特,杀人一百七十万;第八名是金日成,杀人一百六十万;第九名是埃塞俄比亚的海尔‧马里亚姆‧门格斯图杀人是四十万一百五十万之间;第十名是尼日利亚的雅库布戈翁,杀人一百一十万。

这份排名榜的公布应当起到了帮助中国人冷静的反思、认清共党无人性的本质的作用了。中国人像猪狗一样任由共党屠杀、镇压、死于非命,共党是恶的出奇,中国人的忍也出奇,忍助长了恶,于是恶就越猖狂。究竟中国人是甘心忍受着唱赞歌,还是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呢?有的时候还真是说不清。

例如前不久在本人的评论中曾经提到了那三年半大饥荒中,中国人被饿死了四千八百万到六千万,之后就有五毛的反馈,指责我说是胡说、放屁。他这样指责我的理由是如果真的饿死了那么多的中国人,中国人早就反了,面对这样的指责本人确实也是无言以答。

五十年的时间并不长,饿死几千万人是确有其事,中国人却没有造反也是事实,本人对此也大惑不解。共党活活饿死了这么多的中国人,可中国人为什么不造反呢?本人称呼这位五毛为先生,从他对我的指责中似乎透露出如果让他挨了饿,他是会造反的,他会以行动去洗刷五十年前中华民族活活饿死也不起来造反,或者至少是向共党讨个说法的耻辱。

最近习近平说不能以后三十年去否定前三十年,也不能也前三十年否定这后三十年,其实这句话是有道理的,管他什么前三十年后三十年,反正这六十多年都是共党在当政,死人的事、卖国的事、腐败的事、崩溃的事都是共党干的,共党责无旁贷,必须要承担所有的罪责。

大约是两个月前一位国内的维权人士举着一块牌子,牌子写着平均每天仍有一百八十多个中国人被饿死,这就是说每年仍有六、七万人被饿死。回想一下限量吃饭的票证制度是在八十年代才废除的,吃饱了饭的中国人当时欢呼了一阵子。

可是就在八十年代的后期,河北省的平原地区仍然有人饿死,甘肃省仍然有农民举家逃荒,到青海省的最西部地区开荒种地,于是才吃上饱饭。如此看来共党无论如何标榜它的丰功伟绩,饿死人的事仍然每天在发生着。

近日有报导说,共党的社会科学院的一位专家小组经过调查以后,发布了一份报告,提到了中国大陆有一半以上的省份出现了粮荒,并且发出了警告说,中国大陆的粮食已经全面的进入了纯进口的危险时代,对于这个纯进口的提法是分别指国家和各省。

一九四九年以前中国是个粮食完全自给自足的国家,不进口也不出口,几十年的内外战争不断,粮食却没有成为一个问题。共党当政以后中国人的吃饭就开始是个问题了,国外的援助、进口的粮食不但是常态化,而且依靠进口的量是越来越大。

且不去提大米、小麦、玉米,仅仅大豆一项去年的进口量就高达八千多万吨。纯进口的另一个所指,就是指那一半以上的省份的粮食是靠国家进口和外省调入才能吃饭的。就连共党的喉舌们也在报道说,北京、上海、天津、广东等至少十五个省市出现了粮荒,本地粮食的自给率严重不足。

报道中提到浙江省二零一二年的粮食自给率为百分之三十五;广东省不足百分之三十三;上海的自给率仅仅为百分之十三。这个专家小组的报告中说,中国的粮荒已经开始多年了,二零零四年粮荒的问题就已经是很严重了,为了能让农民们多种粮食,国务院后来对种粮户还进行了补贴。

对农业征税是共党在全世界开的先例,绝大多数的国家对农业都是采取长期补贴的政策,共党把农民剥削的最狠,收了五十五年的农业税,引发了三农问题,导致了潜伏已久的粮荒危机,不得已才对农业做出了微不足道的补贴。但是这个专家小组发现,真正能够补贴到农民手里的钱仅仅是补贴款的百分之十二点五,而那百分之八十七点五的补贴款却进了层层贪官们的口袋里。

连年的物价暴涨,种子、农药、化肥等等的农业资料的价格是毫不例外的跟着暴涨,使得种粮户反而要赔钱,迫使得农民们去改种西瓜、西红柿、蔬菜、花生等等的高收入经济作物,或者那就是干脆让土地抛荒,进城打工去了。

还有一些媒体发表了一些分析,粮荒出现的众多原因,这些文章总结起来是这样:一是土地和水资源的严重污染造成了耕地数量的减少,即便是仍在耕种的土地,由于污染的原因,其产量也大大的降低了;第二那就是过度开发房地产业导致大量的优质耕地被占用了;三是为了GDP而过分的建设基础工程项目,损失了大批的耕地;第四是农村城镇化,使大批的失去了土地的农民们进城,导致了城市居民对粮食的消费激增,而粮食的产量却在年年降低。

浙江省宁波市农业科学院的一位专家说,人口的总体流向总是往高利润的行业去,这三十年农业人才严重流失是相当严重,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人们宁愿下煤矿挖煤,也不愿意种田了。

记得那是在二零零七年的十二月,英国的科学家们向全球发出了世界粮荒的警告,并且说全世界各国粮食的储备量仅仅是平均为四个星期。在零八年初,世界粮食署就发出了通告,一是要求各国政府必须加大对农业的补贴,提高粮食产量;第二是要求各国政府必须尽快的把粮食储备量提高到三个月;第三,要求欧洲、美国和加拿大必须停止从玉米中提炼动力燃油的项目,把玉米投放到国家粮食贸易市场上去。

就在当年的夏粮收获以后,许多国家向世界粮食署报告说,他们国家的粮食储备量已经增加到了六个星期、八个星期、十五个星期等等,唯有共党政权在粮食储备这件事情上对国际社会是秘而不宣。但是从零八年开始每年向世界粮食市场购买粮食的数量是以大比例在增长。

可是另一方面共党向国内的宣传却是一会儿是连续七年的大丰收,一会儿又是每年的年产粮达到五亿多吨,唯独就是不说中国大陆的粮食储备有多少?够全国人民吃几个星期的?尤其共党的腐败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上,使得道义良知之士们完全有理由去怀疑中国大陆究竟有没有粮食储备。

尤其是今年以来,粮库和棉花仓库的几把大火,不但烧光了共党贪腐的证据,也烧光了粮库里究竟有没有粮棉储备的证据。从中央到地方都过着是有今天没明天的稀里糊涂的日子,但是国人民众们不可糊涂。共党们卷着脏钱逃往世界各处,留下挨饿的又将是国民百姓们。

在所谓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里,无论国内国外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独立学者们,他们以对同胞们的关心爱护和对国家的忠诚为本质,在没有任何资本的情况下,几十年如一日的对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进行着研究,不断的把自己研究的结果发表出去,为的就是把事实和真相以及必将出现的后果告诉给自己的同胞们。

可惜的是说实话通常是不讨人喜欢的,甚至还引人反感,倒不如吹喇叭、抬轿子、唱赞歌的五毛、愤青、愤佬们反倒经常占据了话语的制高点,因为他们投靠的是政权,又有着共党宣传部这个后盾,至于他们是否打算为共党保驾护航其实也未必,不过就是拿了共党的钱给共党做点事而已。

一直以来他们总是大骂这些独立学者们是想把国家唱衰,是崩溃论者,并且理直气壮的说,喊了十几年的崩溃为什么至今也没有崩溃?可是他们不懂的是共党一意孤行永远正确,容不得不同的声音,于是就走到了今天,那就真的崩溃了,钱荒的危机还在持续的发酵之中,而粮荒的问题又浮上了水面。

许多学者们认为,中国大陆是在二零零七年底就已经爆发了金融风暴,二零零九年的所谓四万亿刺激经济的措施所起的是完全相反的作用。二零一零年就直接陷入了金融的危机,一位在大陆国有银行工作了多年的人士说,人民储蓄额从二零一一年就开始大幅的下降,而进入了今年下降的幅度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三十。

一个完全没有透明度的由政权操控的金融和市场崩溃那就是必然的。可是共党面对崩溃的做法,恰好由《金融时报》获得的中宣部的一份文件给说明了。六月底中宣部对于钱荒一事下达的文件,其中提到了三点,第一,我们必须避免恶性炒作,媒体应该报道和解释我们的市场有足够的资金流动保障,我们的货币政策稳定,而且并非紧张。

第二是媒体必须加强正面报道,全面报道我们目前经济状况的正面,去支持市场的信心;第三,媒体必须正面的领导群众意见,及时和准确的以正面态度解释央行采取的行动和有关央行的消息。几乎就在同时,《华尔街日报》披露说,中共央行对于大陆信贷增长失控现象已经是毫无对策了。

既然央行都没有办法了,记者又怎么能去唱赞歌呢?这就正如宁波市农科院的那位专家所说的,人口的总体流向总是往高利润的行业去,同样的道理资金和资本的流向也是往政治稳定、法制和可以赚回高利润的国家去。

现在五、六十岁的中国人都应该知道,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期,西方国家的一大笔流动资金流向了东方亚洲,寻找投资的机会,可是当时的中国大陆正是文化大革命闹得暗无天日的时候,于是这笔西方的资金躲开了中国大陆,分别流向了日本、韩国、台湾和新加坡,中国大陆的文革还没有结束,这四个国家已经成为了经济腾飞的四小龙。

都知道共党这三十年是依靠着外资在维持着经济,但是总是潜伏着危机的政局,使得三十年吸引外资的总数不过才五千两百亿美元,但却把文革后破败的经济挽救了,给将死的经济注入了活力,繁荣是提不到的,但经济可以走向繁荣的发展铺下了一条道路。

通常人们希望得到机运,但是当机运来了以后,就要看是什么人在利用和运作这个机运了,中国人没能小康,中国大陆是更没能强大,共党们却是个个都成了千万、亿万的富翁们,贫富悬殊、民愤激烈政局不稳,那么外资也就望而却步了,已进入的外资也已经撤出去了。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导说,在刚刚过去的十八个星期里,有十六个星期出现了全球基金经理人将基金撤离中国大陆,尤其在六月初的五天当中,总共就撤出去了八点三、四亿美元;到了六月的下旬,四大国有银行在香港股市的市值平均跌落百分之十二,几乎同时中国大陆的股东们,公司的高管们和持有股权百分之五以上的个人们都在拼命的抛售股票。

国际社会更早的就看到了中国大陆金融经济崩溃的结果。在二零零八年,美国在中国大陆的建设银行持有股份为百分之十九点一三;到了二零一一年的十月份,美资大量撤资以后,所持有的股份仅占百分之零点八六,想必在这次的大钱荒之前,美国在建设银行的这点股份也已经撤走了。

全球金融诚信组织最近发表的研究计算报告中提到,从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一年的七年间,中国大陆大约有两万八千三百多亿美元的非法资金从大陆是流了出去,进入了西方的银行变成了私人的储蓄,这个数字是二零一零年中国大陆GDP三点五万亿美元的百分之八十。

这份报告中还提到了,二零一一年初共党在一份官方报告中的数字是,共党报告说,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到二零一零年底的十五年间,共有一万八千名贪官外逃,总共卷走了一千两百三十亿美元,占二零一零年GDP的百分之二。两个时间段,两个外逃资金的数字,两个百分比,我们中国人该相信哪一个?

近日共党又报出了六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为百分之二点七,而独立学者们报出的却是六月份的物价比五月份又上涨了百分之四点九。对于这两个百分比,中国人又该相信哪一个呢?说中国大陆的经济金融崩溃了,会有些人不相信,可是当盖子捂不住了,钱荒爆发了就由不得你信或不信了。这就如同一九五八年大跃进,又是超英赶美,又是放卫星的热闹了一年,当时谁又能想到第二年就开始那场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半的大饥荒呢?

现在钱荒出现了,而且继续在发酵之中,近日共党国务院发出了一份题为“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的文件”,被人们简称为是“金十条”。其宗旨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扩大民间资金进入金融业去救钱荒,共党搞出的钱荒却要老百姓们去擦屁股,那么现在有人发出了粮荒的警告,中国人是信还是不信呢?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37219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